【通识课堂】女性主义--要“平权”不要“凭拳”
发布日期: 2021-05-24 浏览次数:

为贯彻“以学为中心”的教学改革,形成阅读+讨论+写作+陈述+实践的闭环,《正义论》在课堂中引入了多种形式的展示环节,既能够展现学生的风采,亦增加了教学的趣味性。五月八日,在《正义论》女性主义议题学习中,2019级英语5班庞艳婕同学为我们带来了精彩演讲。以下是讲稿原文。

“在波伏娃的存在主义女性哲学中,中国学者做出了这样的解释:Sex—性别,解释为人生为男或者女的事实;Gender—社会性别是指社会对人生为男人或者女人赋予价值上的意义,女权运动不是偶然现象而是一种社会价值,它是社会经济、文化、历史发展的总范畴。在女权主义运动的发展中,哲学家通过对性别对立的研究发现,女性的思考更多为抽象因为受后天文化感性,强调同情、关怀以及教养的价值,强调对人的需求做出反映,关注和关心别人而男性更多偏向于理性思考,更擅长宏观把控。女性主义更多的从群体角度出发,打破传统的维护父权制度,让道德不再具有冷漠性,关注被忽视的体验和权利,帮助其女性群体改变其不平等状况,为女性发声。

随着社会文明的不断进步,女性需要平权的声音愈发的强烈,社会认同感尽管不断地上升,但在生育权,生存权,就业权,社会舆论等多个方面都还是存在不平等现象,在中国重男轻女的年代,女孩存活率较低,在福建,每出生100个女孩出生,相当于就会出生112个男孩。女性更多的被认为是生育机器,而在21世纪的今天,学历条件差不多的男女性同样面临一份职位上,面试官更倾向于面试未婚男性,尽量规避未婚女性将来生育产假,给公司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而在社会舆论上,人们一提到女司机开车,面色惶恐,错把刹车当油门似乎就是这个群体的常态,但是以偏概全的孤立事件,不能代表女性群体。

女人并不是天生而是后天形成,她并不是任何角色的扮演,她应该先是她自己,再是人妻,人母,我们倡导平权,是要求可以享受无性别歧视的权利,可以和男性平等地位的共同竞争,女性和男性并不是对立的状态,同样也不是优势对劣势一方的统治。

波伏娃与《第二性》

但是平权也不是以田园女权的形式出现,在特定节日要求另一半发红包,不发就是不够爱,对女性没有足够多的关爱,打着为女权主义伸张的幌子,将其装进女权的筐里,什么都要,要的权利不清晰,这是自己内心自私的诉求,并不是女性主义。”

人类社会和谐的发展需要进行性别研究,男女性如同鸟的双翼,任何的一方都不能处于落后状态太久,如此来保持飞行的平衡,女性主义并不是建立一个女性强权的社会,它终将会退出历史舞台,而是消除性别歧视,以平等的地位共生。”

庞艳婕同学为我们阐释了她自己对女性主义哲学的理解,并且针对女性生存现状提出了自己对两性平等的认识和期望。她希望社会尽可能给予女性个人发展机会,反对当下“田园女权”对女性主义的利用与对其内涵的破坏,她渴望每个个体——不论性别,都能得到公正的对待,都能自由地实现自我价值从而提升全人类的幸福。感谢庞艳婕同学的精彩分享,我们期待更多的同学在《正义论》课堂上阐发自己的哲思,为自由灵魂插上翅膀……



摄图:岳媛

撰稿:庞艳婕、岳媛

通识教学部供稿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