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识随谈】记初次当哲学老师的心路历程
发布日期: 2021-06-08 浏览次数:

哲学老师,这个常常会在电影中出现的角色,不曾想有一天我会拥有这样一个身份。刚读研的时候,身边的亲戚、朋友总会问,“学的什么专业呀”“哲学”“哦……哲学,哲学好呀”。哲学到底是什么?总是说不清道不明。后来我换了一个方式回答他们,“学习传统文化,研究孔子和老子”“哦……孔子呀!孔子厉害呀!学孔子好呀”。我这才发现,哲学这个词,甚至传统文化对他们来说都太遥远了。

在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实干才是人们认为“正确”的选择。那么,对于学生们来说,也是如此。大部分学生会认真对待自己的专业课,因为他们知道,这也许会是自己将来用以谋生的手段。而哲学,这个云里雾里、不知所踪的课程跟就业并没有什么关系。哲学课对于他们来说,似乎是在学习专业课之后放松、调剂的课程。所以,即使我现在是以一个哲学教师的身份站在讲台上,也不能因此过分高兴。因为,每一堂课对于我来说都是一场挑战。挑战什么呢?挑战学生观念里对哲学的固有认识,挑战学生们的不良学习习惯,挑战我自己。

“什么是哲学”,这样的问题可能是大多数哲学老师在开学第一堂课中会问到的。当我试着抛出这个问题之后,学生们的回答是“跟艺术有点类似”“辩证法”“苏格拉底”等。其实,基于他们的回答,我们可以了解到学生对哲学并不了解。他们关于哲学的认识往往来自高中三年在政治课本中所学习到的内容。所以,在第一讲中,我需要普及哲学的概念、定义,去解释“什么是哲学”“我们为什么学习哲学”“哲学就在身边”等这一类问题。对于知识的空白做普及还是好完成的。而像化解学生们对哲学的固化认识就很困难了。比如,上完导论之后进入《苏、孔》这门课的第一个关键人物:孔子。对于孔子这个人物,在中国无人不识。当我问到“你们心目中孔子的形象”时,同学们在回答这个问题时可比“什么是哲学”要活跃的多。“孔子是伟大的教育家”“孔子创立了儒家”“孔子是圣人”等等,也许你会发现学生们给的答案好像回答了“孔子的形象”这个问题,可是细细琢磨好像什么也没说。是的,这就是存在的问题之一。虽然,人人都知道孔子,但是,人人都不了解孔子。对孔子的认识,往往是在过往的历史中形成一套概括好了的文字。而孔子是被我们束之高阁的“圣人”。在谈论“孔子形象”这个问题时,我鼓励学生畅所欲言。因此,也收到了一些意外的回答。比如,“孔子离我们2000多年,他的观点在现代还适用吗?我们现在还有必要学习孔子吗”“孔子的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行为会不会太傻”。这就是面临的问题之二,如何正确的看待孔子?因为过往历史的原因,对于儒家的评价往往是两个极端,要么极端推崇,要么一棒子打死。但是,有一个问题需要厘清的是“儒家思想就等于孔子思想吗?”对于儒家的批判我们要全归于孔子一人身上吗?“在快速发展现代化的今天如何看待传统文化”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之一。存在的问题很多、很难,很多问题并不是简单一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对这些问题的理解,不能简单的看作是哪一派人物的观点,而是需要放在历史当中,客观的评价当时的社会环境、发展方向、人们急需解决的问题等等。所以,对于这些问题的解答也并非是《苏、孔》这门课所能承担的。那我们能做什么呢?我想,首先,一定要给同学们树立一个鲜活的孔子形象,让同学们对孔子不再是遥不可及。其次,抛出我刚刚所提的几个问题,比如“当今应如何对待传统文化”“我们是否还需要传统文化”等一系列问题,认真听讲的同学必定会思考。最后,我需要时刻提醒自己不给同学们灌输“孔子就是好的,孔子就是对的”这样的观念,而是将孔子的思想展现给同学们,让同学们自己判断。

再来谈谈我面临的第二个挑战——学生的不良学习习惯。当这批学生来到我的课堂时,他们已经上了12年学,这就意味着该形成的习惯早已形成。想要通过一门课去改变他们业已形成的习惯,非常困难。首先,对于新老师来说,最重要的是树立威信,让学生相信你、认可你。我带的班都是大班,一个班六、七十号人。每当我站在讲台上,我要做的不仅仅是将知识分享给学生们,还要对课堂进行管理。如果我的声音稍小一点,后排的学生可能什么也听不到。于是,我走下去,走到后排,这时候又发现前排的学生逐渐低下了头。李娇老师常来听我的课。在第一次听完课之后,她立马指出了这个班存在的问题——教室太大,学生太多。于是,李娇老师建议我用鼓励的方式督促学生们坐到前排。比如,给坐在前排的学生加分。当我采取这个方法之后,前排常常坐满。因为,每个班的情况不同,所以,只有一个班是采取“坐前排加分”的鼓励行为。现在,将不同班放在一起作比较,我发现常常被加分的这个班的整体表现是我带的所有班级中最好的。他们课堂陈述、读书笔记等作业的完成度相当高,并且不乏出彩的同学。回想我刚带这个班的时候,80座的教室,乌泱泱的一片。上完第一堂课之后,我精疲力尽。那么,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转折呢?我想一方面这个班整体学习氛围比较好,爱学习的学生特别多,比较突出。另一方面,在每次的加分中也无形的拉近了我与学生们的距离。比如,最近有位常常坐在后排的同学坐到了前排,在加分的时候跟我说,“哇,他们都加这么多了”。其次,如何督促学生保质保量的完成作业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这学期是带着同学们一起读经典。看似简单的教学活动,在实施的过程中常常有问题出现。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他们没有读过经典。而每一个任务都有不同的要求。因此,对于学生们来说,还是有一定难度的。我的解决办法就是反复强调要求,并在不同阶段用不同的方式去督促他们继续前进。比如,在刚开始做精读的时候会严格把关,将规矩立起来。等到课堂陈述的时候,他们会自觉按照要求去做,这时候,我会以夸奖为主,并给出一定建议等等。当然,这些办法并不是每个班都适用。作为新老师,我需要继续学习,不断积累经验。

最后,来谈谈对我自己的挑战。这个挑战除了前面所表现出来的教学方法、课堂管理等方面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对于我个人而言,如何看待当哲学老师这件事情。以前,我老师常说,对哲学的理解不是简单的文字理解,一个人的经历对他理解哲学很有帮助。那么,对于我来说,站上讲台,不仅是将我所学到的知识分享给同学们,也是我在重新整理过去所思所考的内容。

第一次独立担任一门课程,第一次以教师的身份站上讲台,第一次当老师就需要面对7个班近500名学生……这半年来,有太多的第一次发生。每一天似乎都是一次新的尝试,一个全新的开始。我老师常在发朋友圈的时候加一个小注“如琢如磨”,我也以此勉励自己。



图文:李汶陕

通识教学部供稿




Baidu
sogou